1000天早过了 11/24/2010
 
         距离是个好东西,让我能看清自己的心
         我要奋斗,要独立
         大三一年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许多
         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我就想
         以后再也不向家里要钱了
         我很不屑于在大一大二的时候出去做家教,发传单什么的
         我觉得那是很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
         磨刀不误砍柴工
         真的学到了本事 我一个月可以赚你一年的钱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研究生阶段,跟着老班好好学术,做出成绩
         小时候一直梦想当画家
         我是个视觉动物
         摄影,做网页我都极力追求视觉上的愉悦效果
         以后就用代码画出最有想象力最美的图画!
  
 
 
        不帅,有才也可;又帅又有才,mm速速来;不帅也没才,完全是废材
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总结的真理!
 
给力的! 11/08/2010
 
每次我引用最爱的这句话:“你要按你所想的去生活,否则,你迟早会按你生活的去想。”总会有人说:你想就能行吗?中国这种地方,太多无奈!——请注意,这类人就是那类“迟早按你生活去想”的例证。
 
 
一个台湾清华大学老师的文章,很有启发。许多同学应该都还记得联考前夕的焦虑:差一分可能要掉好几个志愿,甚至于一生的命运从此改观!到了大四,这种焦虑可能更强烈而复杂:到底要先当兵,就业,还是先考研究所?我就经常碰到学生充满焦虑的问我这些问题。可是,这些焦虑实在是莫须有的!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,绝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毁了一个人的一生,也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救了一个人的一生。属于我们该得的,迟早会得到;属于我们不该得的, 即使侥幸巧取也不可能长久保有。如果我们看清这个事实,许多所谓" 人生的重大抉择 " 就可以淡然处之,根本无需焦虑。而所谓"人生的困境",也往往当下就变得无足挂齿 。我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从一进大学就决定不再念研究所,所以,大学四年的时间多半在念人文科学的东西。毕业后工作了几年,才决定要念研究所。硕士毕业后,立下决心:从此不再为文凭而念书。谁知道,世事难料,当了五年讲师后,我又被时势所迫,整装出国念博士。出国时,一位大学同学笑我:全班最晚念博士的都要回国了,你现在才要出去?两年后我从剑桥回来,觉得人生际遇无常,莫此为甚:一个从大一就决定再也不钻营学位的人,竟然连硕士和博士都拿到了!属于我们该得的,哪样曾经少过?而人生中该得与不该得的究竟有多少,我们又何曾知晓?从此我对际遇一事不能不更加淡然。 当讲师期间,有些态度较极端的学生会当面表现出他们的不屑;从剑桥回来时,却被学生当做不得了的事看待。这种表面上的大起大落,其实都是好事者之言,完全看不到事实的真相。从表面上看来,两年就拿到剑桥博士,这好像很了不起。但是,在这" 两年"之前我已经花整整一年,将研究主题有关的论文全部看完,并找出研究方向;而之前更已花三年时间做控制方面的研究,并且在国际著名的学术期刊中发表论文。而从硕士毕业到拿博士,期间七年的时间我从不停止过研究与自修。所以,这个博士其实是累积了七年的成果,或者,只算我花在控制学门的时间,也至少有五年),根本也没什么好惊讶的。常人不从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来看待生命因积蓄而有的成果,老爱在表面上以断裂而孤立的事件夸大议论,因此每每在平淡无奇的事件上强做悲喜。可是对我来讲,当讲师期间被学生瞧不起,以及剑桥刚回来时被同学夸大本事,都只是表象。事实是:我只在乎每天二十四小时点点滴滴的累积。拿硕士或博士只是特定时刻里这些成果累积的外在展示而已,人生命中真实的累积从不曾因这些事件而终止或加添。
常有学生满怀忧虑的问我:" 老师,我很想先当完兵,工作一两年再考研究所。这样好吗?"
很好,这样子有机会先用实务来印证学理,你念研究所时会比别人了解自己要的是什么 。"
"可是,我怕当完兵又工作后,会失去斗志,因此考不上研究所。"
"那你就先考研究所好了。"
"可是,假如我先念研究所,我怕自己又会像念大学时一样茫然,因此念的不甘不愿的。"
"那你还是先去工作好了!"
"可是。。。。。。。
我完全可以体会到他们的焦虑,可是却无法压抑住对于这种话的感慨。其实,说穿了他所需要的就是两年研究所加两年工作,以便加深知识的深广度和获取实务经验。先工作或先升学,表面上大相迳庭,其实骨子里的差别根本可以忽略。在" 朝三暮四"这个成语故事里,主人原本喂养猴子的橡实是"早上四颗下午三颗",后来改为"朝三暮四",猴子就不高兴而坚持改回到"朝四暮三" 。
其实,先工作或先升学,期间差异就有如"朝三暮四"与"朝四暮三",原不值得计较。但是,我们经常看不到这种生命过程中长远而持续的累积,老爱将一时际遇中的小差别夸大到攸关生死的地步。最讽刺的是:当我们面对两个可能的方案,而焦虑的不知何所抉择时,通常表示这两个方案可能一样好,或者一样坏,因而实际上选择哪个都一样,唯一的差别只是先后之序而已。而且,愈是让我们焦虑得厉害的,其实差别越小,愈不值得焦虑。反而真正有明显的好坏差别时,我们轻易的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可是我们却经常看不到长远的将来, 短视的盯著两案短期内的得失:想选甲案,就舍不得乙案的好处;想选乙案,又舍不得甲案的好处。如果看得够远,人生长则八,九十,短则五,六十年,先做哪一件事又有什么关系?甚至当完兵又工作后,再花一整年准备研究所,又有什么了不起?当然,有些人还是会忧虑说:" 我当完兵又工作后,会不会因为家累或记忆力衰退而比较难考上研究所?"
我只能这样回答:"一个人考不上研究所,只有两个可能:或者他不够聪明,或者他的确够聪明。不够聪明而考不上,那也没什么好抱怨的。假如你够聪明,还考不上研究所,那只能说你的决心不够强。假如你是决心不够强,就表示你生命中还有其他的可能性,其重要程度并不下于硕士学位,而你舍不得丢下他。既然如此,考不上研究所也无须感到遗憾。不是吗?"人生的路这么多,为什么要老斤斤计较著一个可能性?我高中最要好的朋友,一生背运 :高中考两次,高一念两次,大学又考两次,甚至连机车驾照都考两次。毕业后,他告诉自己:我没有人脉,也没有学历,只能靠加倍的诚恳和努力。现在,他自己拥有一家公司,年收入数千万。一个人在升学过程中不顺利,而在事业上顺利,这是常见的事。有才华的人,不会因为被名校拒绝而连带失去他的才华,只不过要另外找适合他表现的场所而已。反过来,一个人在升学过程中太顺利,也难免因而放不下身段去创业,而只能乖乖领薪水过活。福祸如何,谁能全面知晓?
我们又有什么好得意?又有什么好忧虑?人生的得与失,有时候怎么也说不清楚,有时候却再简单不过了:我们得到平日累积的成果,而失去我们不曾努力累积的!所以重要的不是和别人比成就,而是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。功不唐捐,最后该得到的不会少你一分,不该得到的也不会多你一分。
好像是前年的时候,我在往艺术中心的路上遇到一位高中同学。他在南加大当电机系的副教授,被清华电机聘回来开短期课程。从高中时代他就很用功,以第一志愿上台大电机后,四年都拿书卷奖,相信他在专业上的研究也已卓然有成。回想高中入学时,我们两个人的智力测验成绩分居全学年第一,第二名。可是从高一我就不曾放弃自己喜欢的文学,音乐,书法,艺术和哲学,而他却始终不曾分心,因此两个人在学术上的差距只会愈来愈远。反过来说,这十几二十年我在人文领域所获得的满足,恐怕已远非他所能理解的了。我太太问过我,如果我肯全心专注于一个研究领域,是不是至少会赶上这位同学的成就?我不这样想,两个不同性情的人,注定要走两条不同的路。不该得的东西,我们注定是得不到的,随随便便拿两个人来比,只看到他所得到的,却看不到他所失去的,这有什么意义?
有次清华电台访问我:"老师你如何面对你人生中的困境?"我当场愣在那里,怎么样都想不出我这一生什么时候有过困境!后来仔细回想,才发现:我不是没有过困境,而是被常人当作" 困境"的境遇,我都当作一时的际遇,不曾在意过而已。刚服完兵役时,长子已出生却还找不到工作。我曾焦虑过,却又觉得迟早会有工作,报酬也不至于低的离谱,不曾太放在心上。念硕士期间,家计全靠太太的薪水,省吃俭用,对我而言又算不上困境。一来,精神上我过的很充实,二来我知道这一切是为了让自己有机会转行去教书( 做自己想做的事)。三十一岁才要出国,而同学正要回系上任教,我很紧张(不知道剑桥要求的有多严),却不曾丧气。因为,我知道自己过去一直很努力,也有很满意的心得和成果,只不过别人看不到而已。我没有过困境,因为我从不在乎外在的得失,也不武断的和别人比高下,而只在乎自己内在真实的累积。我没有过困境,因为我确实了解到: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,绝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有剧烈的起伏。同时我也相信:属于我们该得的,迟早会得到;属于我们不该得的,即使一分也不可能加增。假如你可以持有相同的信念,那么人生于你也会是宽广而长远,没有什么了不得的" 困境",也没有什么好焦虑的了。
 
 
竟敢玩消失!!!!!!!!!
Picture
 
 
当听到中国人放弃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消息时,我热泪盈眶,我双手举过头顶,朝东方跪下,并把身体伏在地上,哆嗦着感谢上帝。

我想不仅仅是我一个人,整个伦敦,整个大不列颠,整个世界都松了一口气。在未来20年里,只要场面专家中国人不出手,整个银河系都不再会出现一届能被称为完美的,规模宏大的运动会了。

现在的中国意味着什么,富裕,强壮,性感……想想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,我们就不寒而栗。开幕式免费发放矿泉水的费用,就足够让英国政府破产。奥运村食堂的精美食物与我们的食物对比,让我们知道了我们简直就是吃了一辈子屎……再看看还没结束的世博会,那蜂拥而至的观众潮,那美丽得吓人的一个个展馆,我只能承认我之前太没见过世面了。

在历史上,大不列颠政府得罪中国人的次数太多了,于是我们得到了报应。我们从法国人手中抢来了2012年奥运会举办权,当时我们兴奋得像吃多了宫保鸡丁一样,现在我们才恍然大悟当了法国的当。2008年北京所做的一切都会让2012年的伦敦丢脸。想想那天空中映红半个世界的烟花,伦敦政府也许录下北京奥运烟火的声音,在2012年开幕式上时助助兴。视觉效果?对不起,我们的大屏幕会重放北京奥运烟火的盛况。全世界在比较了2008年奥运与2012年奥运后都会严重鄙视我们,鄙视我们这个号称创造了现代文明的国家。虽然2012年还没来,但囊中羞涩的我们连想死的心情都有了。

还好,中国人放弃了2026年世界杯申办权。这对于正在申办2018年的英格兰,也许申办2022年的美国,日本,澳大利亚,都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谁想在整运动会这件事上和中国人较劲,那就是找死。

这对于未来的英美领导人来说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,他们不用再屁颠屁颠飞到北京,坐上几个小时等待中国新领导人的接见,还得担心是否在开幕式上被安排坐在伊朗或者朝鲜领导人身边,一不留神被揍一顿。

如果中国人正式提出申办,布拉特会放下手中一切事情飞往北京,亲手内定这一举办权,只要中国办,一切好商量。那些投票的执委,放心,他们绝不是什么高尚的人。只要承诺在他们退休后可以移民中国,定居北京,那么中国肯定获得全票。

如果中国人举办世界杯,那么开幕式肯定不会像美国那样小家子气,请几个街舞小孩跳上半小时,至少会有五十万人统一舞出中国力量;意大利之夏的时装秀会从历史纪录中抹去,中国人会让全世界的模特穿上或不穿上最贵的衣服,秀得全场眼花;谁来唱主题歌?届时先进的医药技术会让中国人把杰克逊从墓中请出来复活五分钟,唱完最后一曲……

谢天谢地,中国人让这一切仅存在于想像之中,他们放弃了申办,他们给全世界一条活路,他们让欧美强国能够有尊严的活着。我祈祷中国永不申办任何世界杯奥运会世博会了。    译/亮文

来源:罗伯特·弗丘的博客


 
你说,后来 10/22/2010
 
你说帘外海棠,锦屏鸳鸯;后来庭院春深,咫尺画堂。
你说笛声如诉,费尽思量;后来茶烟尚绿,人影茫茫。
你说可人如玉,与子偕臧;后来长亭远望,夜色微凉。
你说霞染天光,陌上花开与谁享;后来烟笼柳暗,湖心水动影无双。

你说彼岸灯火,心之所向;后来渔舟晚唱,烟雨彷徨。
你说水静莲香,惠风和畅;后来云遮薄月,清露如霜。
你说幽窗棋罢,再吐衷肠;后来风卷孤松,雾漫山冈。
你说红袖佯嗔,秋波流转思张敞;后来黛眉长敛,春色飘零别阮郎。

你说暗香浮动,刹那光芒;后来玉殒琼碎,疏影横窗。
你说良辰美景,乘兴独往;后来红尘紫陌,雪落太行。
你说赋尽高唐,三生石上;后来君居淄右,妾家河阳。
你说玉楼朱颜,飞月流觞迎客棹;后来幽谷居士,枕琴听雨卧禅房。

你说高山流水,客答春江,后来章台游冶,系马垂杨。
你说锦瑟韶光,华灯幢幢;后来荼靡开至,青苔满墙。

你说天地玄黄,风月琳琅;后来月斜江上,云淡天长。
你说兰舟轻发,西楼月下忆姣娘;后来江湖两忘,只影天涯踏秋殇。

你说幽谷听溪,寻芳清岗,后来落花丁零,水涸潇湘。
你说霜冷长河,蒹葭苍苍,后来伊人何在?孤坐未央。
你说月洒寒江,玉柱琼梁,后来冷镜残钩,三更榻凉。
你说梦呓故园,桃花水里游鸳鸯;后来千山暮雪,老翅几回自奔忙。
 
感慨 10/22/2010
 
       刚才整理文件的时候发现了新白的视频,突然想起已经很久没看过了,看了之后感慨万分啊。第一次看到新白是在6岁的时候吧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每年寒暑假电视台重播的时候还是会坐在电视机前面入神的看。自从上了大学买了本本之后就很少再看了,其实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么爱看新白,为什么为什么?不管了,就像喜欢一个人一样,不需要什么理由的是吧。
       看新白对我最大的影响是勾起了对杭州 对西湖的向往,后来在课本上学到很多与杭州有关的诗词课文,有时文章注释里提到“白蛇传”都会让我兴奋半天,还会用红笔重点勾出来。“江南忆,最忆是杭州,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,能不忆江南。”后来高考失误,除了清华北大其它的学校随便选,其实在高中的时候就知道清北复交这几个学校,至于浙大,在我们那知名度太低了,而且当时的我是非清华北大不去的。分数出来之后有点沮丧,班主任打电话来劝我复读,后来问了问表哥,他说浙大全国排名第三,浙大?不熟不熟,上网查查吧,一查发现居然是在杭州的!而且综合排名第三,貌似挺不错的,当即决定去浙大,不复读了,交大复旦也不去了!其实还有一点噢,我一直觉得我的缘分在杭州\(^o^)/~。当初的决定我至今没有后悔过,杭州确实是我喜欢的类型,风景秀丽、人也很友善,至于浙大,除了某些政策很BT,其它的都还不错,特别是去了南大、华科之类的看过之后,发现浙大硬件条件还是很好滴。
 
 
天天觉得迷茫,常常没事忧伤。你迷茫个鬼,忧伤个死啊!

你要是天天一大早六点起床,吃顿好饭,奔去教室背两篇新三,八点坐直在教室的前排,使劲不分心不玩手机地听完三节还是四节课,课间练字背单词看报纸,放学奔去食堂抢份好饭,回宿舍吃完,洗洗衣服拖拖地消化下,再听VOA,一倍速听完听1.5,1.5听完听2倍,听困了上床歇中觉,下午继续坐直在前排听完三节课,放学去食堂抢个馒头奔回寝室啃完,收拾好书包就去教室上自习,拼到十点半赶在关门前回宿舍,洗漱完了继续听VOA听新三,听累了看书,看累了上床睡觉。周六带一天干粮去泡死在图书馆,周日半天上街采购,半天整内务看闲书,晚上继续滚教室自习,想考北大清华耶鲁牛津的,周日就别放假,你还有个鬼空去迷茫,去忧伤啊!

你要是想到以后吃不起肉,旅不起游,看不起最新大片,连买份三块钱的南方周末都要犹豫挣扎下,你还敢迷茫敢忧伤啊!你当你是少年维特啊,维特的烦恼之所以迷人,那是人家名字前还有少年两个字。你要是混到中年,住不起房,开不起车,泡不起妞,天天对着现实哼哼唧唧,鬼会去聆听你那“凄美感伤”的烦恼。

高尚啊高尚。你说你都这么把年纪了,还玩什么淡淡的忧伤,深深的迷茫啊,再不拼命,毕业就要去要饭了,就算天上掉个馅饼,你还要比别人先发现张嘴去接着提前准备呢。你迷茫个鬼忧伤个死啊,看人家谈恋爱你羡慕什么,还怕以后嫁不出去么,看人家拿offer满世界跑你眼红什么,没看到人家怎么呕心沥血苦尽甘来么。还不滚去啃书拼命去,上个P网,偷个P闲!

 
 
看一个人的气血,要看他的头发。
看一个人的心术,要看他的眼神。
看一个人的身价,要看他的对手。
看一个人的底牌,要看他身边好友。